365免费滚球盘

王家良好家风对王德三成长的重要影响

——纪念王德三烈士诞辰120周年

时间:2018-09-03       作者:      来源:      点击:

 

王家良好家风对王德三成长的重要影响
——纪念王德三烈士诞辰120周年
(王复生、王德三烈士故居管理员 王式雄)
(2018年8月30日)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
大家好!
今天我发言的题目是:王家良好家风对王德三成长的重要影响。
在隆重纪念王德三同志诞辰120周年之际,人们不禁要寻根追源,是什么样的家庭孕育出这样杰出的人才呢?让我们一起去追寻那段耐人回味和深思的历史,探究王家良好家风影响王德三成长的重要性和必然性,从中悟出在王家这样既普通又不寻常的家庭中,为什么就能培养出这样让人们崇敬和怀念的杰出人才的深刻道理。
王家一直以来总以诗书传家为本分,十分重视文化教育与学习,家庭中“子侄螽斯振振,延文武两师于家,秀者教读,强者教武,朴者教耕”(引自烈士曾祖父墓志),在王德三童年时的1910年前后,是这个五世同堂七八十口人家庭文化教育发展的巅峰时期:这一时期,读书成名,又都从事教书育人的职业的王家 立学馆办学授徒而闻名古云南县。祖父、父亲辈都是以舌耕糊口,桃李满门。曾有过一段时间内,他们的祖、伯、叔等七人考取科举功名。祖父则是德尊乡里的贡生,父亲在取得庠生名后,也曾于1898年雄心勃勃地要前往京城留学升造,终被祖父以母多病为由在家侍奉而劝止,当时传为佳话。在这文化气息十分浓厚的家庭氛围中,王德三在幼童刚知事时,就受到了良好文化环境的影响和教育。王复生后来回忆说:祖父房中备一大橱,人有送物者,或叔伯敬奉,皆储之,早晚定时分给吾兄弟,食已,督入课室;东方未明,便促吾兄弟卧育前日所读诗。因而王复生到开蒙入学时,已能背诵《幼学》和许多唐诗宋词;王德三九岁时就能讲《四书》;王馨廷则在13岁时便考到大理古城读中学。中学时代的王德三,学习极为用功,每天早晨3点钟就起床读书,他酷受数学,学校考试,成绩总是一百分。在祖父和父亲言传身教中,弟兄三人从小打下坚实的学业功底,走出家门,经各自奋发努力,王复生、王德三成为了北大骄子同读一校,王馨廷也出类拔萃地成为了京师四中的优等生。
这其中,父亲的育子之道则是弟兄三人个性化养成和人生观、世界观形成的重要因素。父亲王之溎是一个豁达开明的人,他主张把儿子送到社会上去,让他们在艰难困苦中,在各层的社会中去增加阅历,求得知识,培养冒险勇敢的精神。所以,他先后支持16岁的王复生、15岁的王德三和13岁的王馨廷外出求学,让他们在激荡的社会风云里经受锻炼和考验,希望他们成为于社会、于人民有用的杰出人才。王家所谓“书香世第”就是这样根深蒂固形成的。
用心地去探究王德三的百年家史,从王家祖孙几代人的人生中看,每个人的人生轨迹无不透出“忠孝仁勇”四字。忠孝仁勇就是心中有国家,心中有社会,心中有他人,心中有孝道,心中有仁爱,舍小我,为他人,舍小家,为大众,敢于当担,勇于做忧国忧民的匹夫。这完全体现了王家代代相传的“功名利禄其外也;忠孝仁勇至上焉”的良好家风。
我们先来看烈士祖父王榛。王复生为祖父王榛老贡爷写的墓志《先祖行述》中这样写道:“世以耕读为务;数传至联伟公,豪迈英爽,仗义疏财,不屑屑于家人生产,县志列入卓行,有传;祖考读书入贡,终生不涉足官场,而在家乡设馆办学;为乡里排难解纷;化除一切讼事。王德三在狱中遗书中这样评价祖父:“我们的家庭,是所谓书香寒士的人家,祖父一生没有做过一件错事,他不是一个什么伟大的人物,而是一个没有缺点的完人”。他的德行善举让百姓称道,让官场敬畏并仰慕。无怪乎县令常来拜访他、请教他,而他仅“县令有就询者,则于宗祠设座相会”而已,他并不趋炎附势,巴结官府。历任县令还题词:“滇西人瑞”、“德冠儒英”赞美他。所以,1922年6月经民国中央大总统批准褒奖并为他在村口建功德牌坊,也称百岁坊,全国教育总长、北京大家校长蔡元培还为王美西先生题词“年弥高德弥邵”镌刻在百岁坊上。这是众望所归,这相当于现今的全国道德模范的荣誉就非他莫属了。
王德三的父亲王之溎老太爷,身为教书先生却心系民众,自觉当担起一方社会责任。在1893年与其父王榛老贡爷一起组织民众扩建三英寺后,为了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道德文化,唤起民众良知,挽救世风日下的社会,用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异性胜同胞的团结精神,激励和感化民众以仁爱至上,同心协力,报国安民。并以儒道合一的传统宗教活动形式,把民众组织起来,亲自当任“文昌会督讲”,定期办会给民众讲“圣谕”,力图“挽既倒之狂澜,救陷溺之人心”。20世纪二、三十年代,祥云地区匪乱成患,三天两头累遭土匪袭扰,民众生活在惊恐和水深火热之中,怨声载道。王之溎老太爷看在眼里,急在心头,组建起了下辖前所、下庄、刘厂大部地区的“下四约”民间抗匪武装组织——下四约民团。老太父当任副团长,全面主持兵丁招暮、调教训练、抗击匪袭等工作,确保了一方民众的平安。老太爷忧国忧民的大义凛然之举和勇于当担起社会责任的精神,赢得了广大民众的信赖和拥戴,1918年7月18日,他获得了经民众选举而产生的古云南县国大代表当选通知书,成为国大代表。
父母及长辈们如何做,孩子们总会看在眼里,记在心头,并逐渐化为行动。祖父和父亲的种种德行善举,启迪着王氏三兄弟幼小的心灵。王德三在大理古城读初中时担任班里的副班长,一次数学课上,教师板书出现错误,他大胆给老师指出并进行纠正,为求真求实而不顾损伤老师的“师道尊严”招至老师的妒忌和打击;在与同学们一起走上街头闹学潮时,巡警干预并策马踏伤市民,王德三据理力争,并为了维护正义带头动手打了巡警,自己也因此被打伤,两个同学被抓捕。为了保护学生人身安全和维护正当权益,王德三还参与组织了全校罢课,迫使当局释放了被关押的同班同学。王德三的正直正义,具有当担的忠勇之骨已如初生牛犊般顽强地表现了出来。
王家是一个耕读世家,一直以来都过着清贫恬淡的生活,他们跟族中其他农户一样,都一样地耕田织布,生产土碱及农闲外出做生意,所不同的是,家中同时有祖父和父亲两位教书先生,自然多了些格外收入。但并非豪门大户。在长辈的言传身教中,王家子弟从小就知艰识苦、节俭朴素,王德三深深懂得这时王家子孙后代的为人之道、立家之本。他和哥哥王复生在北大读书时,穿的衣服鞋袜等都是母亲在家中纺织缝制带往北京。后来参加革命活动期间,他仅仅穿一件黑色的紧身棉衣,窄小而薄,一件土布做的“二马车”大襟衣裳上面打了大大小小几十个补丁,直到英勇就义,没有穿过一件光滑的衣服。他常对同志们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我穿得不好正是为了让大多数人穿得好。
王家因素有孝道风范而闻名遐迩,这孝于亲睦于姻的美德一代一代在耳濡目染中传递。1856年杜文秀领导回民起义,祥云东山彝族起义队伍也汇合在了一起,到处追杀清兵和官府,以至于见到汉人就杀,吓得汉人见到一只二妈格(儿)就魂飞魄丧(俗称倮倮闹事)。为让父亲安宁,王榛护送父亲王联纬到金旦彝家亲戚避难而在大仓坡遭彝兵围堵并要将这对父子杀掉,王榛在大刀长矛面前愿以自己个人性命为代价替父亲死的孝道之举,竟感动得彝兵放下了血淋淋的长刀,父子俩逃过了这一劫难。约1905年,王德三父亲王之桂与大伯王之淞分家,不争吃不争穿也不争用,而因争赡养父母而闹得面红耳赤,分寸不让,生怕父母不能跟自己一起生活而难以尽完孝心。王之桂因外出办事投宿在外,夜间做了个与母亲有关的梦,惊醒后马上连夜回来看看母亲。在这移风化俗的孝道风范氛围中,王氏三兄弟自小就知道敬老孝亲,走到天南地北也每每不忘给父母长辈写家书问寒暖,随时牵挂着父老及家人们的健康与生产生计。王德三在狱中遗书中这样写道:“我家从来不讲势力,但是祖父、父亲、伯叔们的德望,可以移风化俗。祖父的学生遍布下川三甸。全家七十余口,分家时候,还是和和气气地随便分开。我们的家庭,实在是古典社会中的模范,而祖父就是那样社会中的理想人物”。
王德三就是在王家这样的良好家风影响下成长起来,当他走出家门,融入社会,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他自小在家中所受到的良好家教和积蓄的能量,就会在自己的人生中尽情释放并升华,展现他光辉灿烂的精彩人生。王三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他的血肉之躯,王家孕育英才的良好家风却是留给后人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永远激励和启示着我们,王三永远活在我们心中。